刚“卖身”失利 又陷“逼跪门” 易到高管公开对撕瓜越来越大
英语文化交流 > 股票测评 > 刚“卖身”失利 又陷“逼跪门” 易到高管公开对撕瓜越来越大
刚“卖身”失利 又陷“逼跪门” 易到高管公开对撕瓜越来越大
时间:发表于 2018-11-18 22:06:50 股吧网页版 财经评论 分类:股票测评
刚“卖身”失利 又陷“逼跪门” 易到高管公开对撕瓜越来越大来源:中国证券报

  易到“逼跪门”的瓜越吃越大。

  事件始于11月15日夜间,网上曝出前易到政府事务副总裁吕艺炮轰易到CEO巩振兵,称其欺凌员工,自己在一场饭局上被逼向其磕头。

  随后易到陆续发布《声明》和《回应》,指称这是一场险恶有预谋的饭局。

  今日(11月18日)吕艺做出最新回应,表示那是一场能够分清人性善恶的饭局。“对于巩振兵通过易到公司发布的公告本不想回复,但对于公告内容当时在场同事非常气愤,要求其正面回复。”

  “鸿门宴”之辩

  在最新回应中,吕艺共做了9点说明。

  其中,针对“构陷”、“鸿门宴”一说,吕艺一一回击:

  “从‘逼跪’视频上看巩振兵有语音、有动作,用一个正常人的分析能力都可以分辨其是否被‘构陷’;饭局中李先生即是集团领导李磊——易到用车的董事,是我请不来的,当天是巩振兵邀请而来。如果是‘鸿门宴’那岂不是集团领导和我及在场7人一起‘合谋’?”

  插播一句,今年5月17日,易到宣布新任CEO人选,巩振兵正式加盟,出任CEO,全面负责易到的运营及管理事务。

  易到在11月16日发布的公告中表示,网络流传的视频为今年6月份某晚,吕艺携部门7人邀请巩振兵、韬蕴资本总裁秘书共9人赴会。在这份回应中,易到还引述了巩振兵秘书的一段话,“一般老板外出我都事先知情,那次离开公司太突然,我也不知道是去哪了。”

  吕艺反击称,“饭局是应巩振兵要求与GR部门高层见面吃饭才组织的,是早有的安排,地址在工体三样菜餐厅,其中两位是专程从外地赶来的大区经理。巩振兵当日下午一直不在公司,是从另一个地点赶来的。而巩振兵秘书谢明月或王培培是否应该知道或不知道巩振兵去哪我觉得是他们自己的问题,可能作为巩振兵秘书只知道在公司给巩振兵刷锅做饭煮面条吧。”

  此前易到表示,视频由吕艺团队人员拍摄。而在拍摄前,吕艺特意问“开始了”,即有了视频中的磕头一事。

  吕艺最新回应称,“视频是应巩振兵要求拍摄的,并要求发到公司高管群里(30-40人)”。之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吕艺表示,视频由韬蕴资本总裁秘书拍摄。

  易到尚未对吕艺最新回应表态。

  赔偿金没谈拢?

  11月16日,吕艺从易到离职。

  在易到看来,吕艺引咎辞职,在近期对公司反抗情绪升级,可能是引发该事件的主要原因。

  易到称,“10月25日下午,吕艺聚众打砸公司HR副总裁孟办公室。根据监控影像,吕艺喊了一句‘揍丫的’,即冲进去打砸,造成HR副总裁孟先生胳膊、头部等多处受伤,吕艺本人在掀翻办公桌时划伤额头。警方已于当日立案处理。”

  易到曾于11月8日发布一份《关于10.25易到办公室打砸事件处理意见通报》。该通报称,吕艺认识到事件的严重性,已要求引咎辞职并获得公司同意。巩振兵在任期间,该公司发生影响公司名誉和正常办公秩序的事件,负管理责任并处以罚款。

  问题的关键是,吕艺为何与孟先生(孟祥斌)大打出手?

  网上流传的一封吕艺信件显示,矛盾焦点之一在于,“巩振兵接管公司管理以来,带了原百度外卖的部分团队进入易到,大清洗大换血接踵而至,老员工都被逼走并且拿不到任何赔偿。”同时,“自巩振兵任公司CEO以来,孟祥斌就靠阿谀奉承、为令是从来保着自己在易到的一份工作,不管是人力专业上,还是工作能力上,孟祥斌都没体现出一个hrvp该有的修为和专业的水平。”

  易到称,吕艺曾向公司及股东韬蕴资本索取离职赔偿费用,无果。此后,吕艺多次在公司内部建立钉钉群,表达对公司及巩振兵的不满,公司没有追究。

  吕艺最新回应表示,“公告中提到赔偿之事子虚乌有。我的确和集团领导在周三沟通过赔偿金一事,集团领导回复:‘没问题’,但也没说具体数额。我回复是:‘有您这句话我就满意了。’想必巩振兵不知道这事吧。”

  据易到公告,吕艺2016年7月6日入职易到,先后任公司关系总监、副总裁。

  易到认为,“磕头视频”有蓄意安排的嫌疑。如果是这样,6月份拍的视频到11月份才被公开,中间是否还有哪些不为公众所知的事实,迷局有待进一步揭晓。

  易到表示,目前,巩振兵已向警方报案。

  吕艺表示,“依然保留报警和采取法律手段维护自身权益的权利。”

  易到波折不断

  作为国内专车市场top4之一,易到成立时间最早。

  2010年5月,易到在北京成立。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14中国智能用车市场研究报告》,易到占中国智能用车市场近90%的份额。但在后起之秀的追赶中,易到的市场份额被一步步挤占。

  极光大数据发布的《2018年5月专车市场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5月最后一周,网约车app整体渗透率为16.9%,用户规模达到1.85亿;2017年8月以来,网约车市场增长趋于稳定。其中,滴滴出行的app渗透率为13.82%,神州专车为1.39%,易到为0.33%,首汽约车为0.23%。

  上述报告指出,近一年以来,除易到MAU(月活跃用户人数)持续下滑,滴滴出行、神州专车、首汽约车变化幅度不大,这与国内趋于稳定的网约车市场有关。数据显示,易到去年5月,易到的MAU在250万左右,今年5月下降到111万。

  易到也曾是资本追逐的对象。

  天眼查显示,真格基金、Qualcomm Ventures、晨兴资本、CBC宽带资本、创新工场、DCM中国、携程、GIC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乐视网等曾对易到有过投资。

  其中,最为人熟知的要数乐视的介入。2015年10月,易到获得乐视7亿美元战略投资,交易完成后,乐视汽车获得易到70%的股份,成为易到的控股股东。但这次投资,却埋下了隐患。

  2017年初,易到遭遇提现危机,公司创始人周航在当年4月公开表示,直接原因是乐视挪用了13亿元资金。随后,易到用车三个联合创始人周航、杨芸、汤鹏发布联合声明正式辞去易到所有相关职务。

  据媒体报道,2017年6月,韬蕴资本以股权投资方式战略投资易到,成为易到控股股东。今年4月,易到“牵手”中信银行,后者已通过子公司信银投资完成对易到持股18.18%。

  目前,易到的运营主体为北京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简称“东方车云”),该主体的股东包括王菲、上海哲蕴商务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北京中泰创盈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中泰创盈”)及鹰潭市信银风华投资有限合伙企业。

  其中,王菲和韬蕴资本为一致行动人关系。

  上市公司赫美集团一度计划成为易到的大股东。公告显示,赫美集团与王菲、中泰创盈于2018年8月8日签署《合作意向协议》,王菲、中泰创盈拟向赫美集团转让其所持有的东方车云相应股权。

  但这次“卖身”无果而终。

  赫美集团14日晚间公告,因协议各方后期沟通阶段就交易具体方案未能达成一致意见,且鉴于资本市场环境及产业政策发生变化,继续推进上述合作事宜面临较大的不确定性风险,加之东方车云拟独立进行境内或境外IPO申报,故协议各方决定终止前述合作事宜。

  现在,易到再次来到一个关键时点,是进是退,我们拭目以待。

  相关报道>>>

  副总裁向CEO磕头“闹剧”!易到口中的“鸿门宴” 究竟是谁在说谎?

  易到被CEO逼迫下跪高管:说的都是实话 针对的是巩振兵

  易到:“磕头”饭局有蓄谋安排嫌疑 巩振兵已报案

  公司高管给CEO连磕7头 这场饭局究竟发生了什么?

  易到“磕头门”背后的宫斗:从离开乐视、委身韬藴 改嫁赫美、到自行IPO

(文章来源:中国证券报)

(来源:中国证券报 2018-11-18 22:33)
随机阅读

Copyright © 2017 英语文化交流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