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129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136 137 138 139 140 141 142 143 144 145 146 147 148 149 150 151 152 153 154 155 156 157 158 159 160 161 162 163 164 165 166 167 168 169 170 171 172 173 174 175 176 177 178 179 180 181 182 183 184 185 186 187 188 189 190 191 192 193 194 195 196 197 198 199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216 217 218 219 220 221 222 223 224 225 226 227 228 229 230 231 232 233 234 235 236 237 238 239 240 241 242 243 244 245 246 247 248 249 250 251 252 253 254 255 256 257 258 259 260 261 262 263 264 265 266 267 268 269 270 271 272 273 274 275 276 277 278 279 280 281 282 283 284 285 286 287 288 289 290 291 292 293 294 295 296 297 298 299  段国圣:保险资金应在股权和项目投资中发挥更大作用
英语文化交流 > 股票测评 > 段国圣:保险资金应在股权和项目投资中发挥更大作用
段国圣:保险资金应在股权和项目投资中发挥更大作用
时间:发表于 2018-11-18 22:33:59 股吧网页版 财经评论 分类:股票测评
段国圣:保险资金应在股权和项目投资中发挥更大作用来源:中国基金报

  “泰康的投资策略是跟行业里的龙头合作,在基础设施产业、医药产业,都形成了专业的投资力量。泰康投资京沪高铁163亿,是京沪高铁的第二大股东。当时我们就很清楚,如果京沪高铁不赚钱,世界上就没有铁路能赚钱,因为它是全世界第一的黄金通道。”——段国圣泰康保险集团执行副总裁兼首席投资官


  我是1976年高中毕业的,毕业以后就回老家农村种地,干了一年半活,刚好1978年,实际上是1977年12月份参加高考,1978年3月份上的学,所以1978年对我来说是人生的转折点。如果没有改革开放,没有高考制度的改革,那现在我还是个农民,在种地呀。


  我种地的时候干过很多事,种过水稻,专门养过猪,也去到农村的那种预制场,做水泥块。后来高考的消息来了,我就报名参加了考试。考试的时候,我记得是抽选通知,当时不像现在,它通知给我们。当时就在镇上贴了一个海报,说哪些人被抽选了。我当时正在水泥工地上挑土,他们告诉我说有你,当时大概十几公里,然后我把扁担一丢,我就跑到大街上,跑到镇上那个供销社门口,一看那上面,好象是有我的名字。后来就高考上学了。


  所以,改革开放改变了我们这一代人。每次到深圳的时候,有机会我会到小平同志的铜像那里。改革开放改变了中国的命运,也改变了中国13亿人的命运。我当然是其中的一分子,刚好赶上了这个时代。


  中国经济缺乏长期资本


  【从读书到留校任教,到再读书再留校任教,在进入保险业之前,段国圣走的是进入学术圈的知识分子最常见的人生道路。1995年,他彻底离开学校投身商海时已经是数学学科的副教授。这一切的起源就是他当时的博士同学到深圳找工作,他请人家带去了一份简历,这份简历碰巧给了平安保险。之后他在平安干了8年,从平安到泰康也已经有16个年头,这二十多年里,他一直在做资产管理。】


  从两个方面来讲,第一个就是,保险行业是改革开放的产物,在改革开放以前没有保险行业。改革开放以后才恢复保险业的,当时是中国人民保险公司。那么保险的话,无论是财产险还是人身保险,它最核心的一个意义,我可以说它是整个社会的稳定器和压舱石,它对整个社会经济发展至关重要。


  你说财产险,它很重要的一个功能就是经济补偿,比如说一个企业,或者是一个工程,或者是一辆汽车,如果出了险,保险公司就赔付你。所以,它对整个社会的问题至关重要。那么人身险也是这样,泰康主要是以寿险为主体的,就是人身险,人身险所有的产品无非是四种情况:生老病死。一个人生病了,比如说生病了,我给你钱,让你去看病,一个人老了,比如说我现在投了一些钱,到我年老的时候退休的时候,或者是70岁、80岁,约定一个时间,我去领取这种养老金等等,它对人民生活、对社会稳定器和压舱石的功能是非常显著的。


  另外一方面,保险聚集了大量的长期的资金,对社会经济发展,对建设,也至关重要。我们经常讲中小企业或高科技企业融资难,原因是什么?


  你想从银行来讲,比如我是商业银行,我给一个小企业去贷款的时候,那么面临一个很大的问题,如果这个企业不成功怎么办?如果这个企业不成功,我给你的贷款就收不回。但是如果这个企业做得很好,你赚的钱不是我的,我只能拿到一点贷款利息。所以,很多的企业之所以出现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是因为资本不到位,缺乏资本。


  我觉得当前中国经济里面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缺乏资本,缺乏长期资本。无论是企业还是资本市场,都缺乏长期资金。


  我们看看西方社会,西方的长期资金大概有几个来源,第一个最大的来源是pension,年金,包括企业年金,包括职业年金,包括政府的基本养老等等,还有一些老的资金,比如家族的传承基金,比如说老的基金会,比如像洛克菲勒基金会等等这样一些,比如说盖茨,像这些企业或者是遗留下来的,比如有些老钱下来的,还有捐赠基金,比如说像刚才讲的盖茨的基金会,还有比如耶鲁大学的捐赠基金等等这样一些钱,在中国没有。


  中国现在有企业年金,很快有职业年金,但是企业年金或职业年金,它尽管是长险,但是在我们当前的制度设计上,它不能当长险使用。比如说我们现在泰康资产,是中国最大的企业年金管理人,我们现在企业年金或基本养老,社保基金的基本养老也委托资金给我们,从去年起我们开始管,我们现在大概140亿,企业年金我们有2100亿,现在是中国在年金方面第一大的管理者。但是这些资金不能成为社会的长期资本,为什么呢?尽管它是长期的钱,但是它委托给我的时候都是按三年,你明白?如果你是一个企业,你委托给我,有三年的时间。三年里面我能做的事情很少。


  职业年金还没开始,捐赠基金在中国基本没有,我们改革开放四十年,我们没有积累一些家族或者是一些老的钱。所以在中国现在唯一的真正的成规模的这种长钱,就是寿险资金,保险资金中的寿险资金,或者是财产险资金的一小部分钱。


  应该发挥保险资金在长期股权投资和效应投资中间的重要作用,它可以充当资本,因为我们的资金很长,特别是寿险资金,比如泰康卖的一些年金险,有的三四十岁买的,他约定七十岁去领,几十年。这些钱做什么?可以去投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一些股权,也可以去通过债权的方式去借给他,也可以借得比较长。或者说我们投资中国股票市场,也可以从长期的角度去思考问题。所以,这个保险资金,应该在整个社会的股权投资和项目投资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个别险企做事不是为了险资利益


  【2015年股灾过后,A股市场哀鸿遍野,险资因稳定市场有功,备受鼓励。但到了2016年,险资新贵在资本市场上掀起举牌大战,从宝能系旗下的前海人寿不断举牌万科A和南玻A,到恒大人寿异军突起,再到安邦人寿一周内两度举牌中国建筑,阳光保险举牌伊利股份和吉林敖东等。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全年险资在A股投资布局了120余家上市公司。这其中影响最大的就是万科控制权之争。】


  万科之争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在大约一年时间里,宝能系共斥资约451亿元买入万科A 25.4%股份,宝能系和前海人寿一战成名,从籍籍无名的资管集团和险资企业,变身A股“资本大鳄”。2016年8月,恒大突然杀入战场,此后马不停蹄一路增持,到2016年11月底已斥资200多亿元,增持万科A至15.53亿股,占万科已发行股本总额的14.07%。


  险资一路兴风作浪引发市场动荡和监管层关注。2017年2月底保监会连开两张罚单,对前海人寿和恒大人寿处以罚款、董事长撤销任职资格,并禁入保险业10年、限制股票投资等处罚,万科之争才告一段落。


  前几年有个别的保险公司,他们表现不是太好,比如说他拿到一些钱以后,去做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但这一点的话,我们应该把它区分开。就是说保险资金如果投资到企业过程中,哪怕是上市公司的股权,我们基于几个点:第一,你是看好这个行业。第二,你看好这个公司。第三,看好管理层。


  一方面会有保险资金赚的投资回报。另一方面,支持了实体经济的长期发展。我们也同时不允许保险资金为大股东去谋取利益。过去个别保险公司做的一些事,他实际上是为了股东的利益,不是为了保险资金的利益。如果这里面严格界定的话,如果我们去投资是基于对行业、对企业、对管理层的一种看好,是基于一种财务型的一种行为的话,我觉得它对股票市场也是有非常强的一种稳定的作用。


  当然在PE,在其它的基金里面,直接的非上市股权投资,以及很多项目的直接融资过程中间,保险资金是可以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保险资金它本身的特性就是说,它具有长久性。第二,它要求的回报也不是说特别高,很稳定就行了。因为保险资金大致的成本,比如说在4、5个点,如果我们把它看到一个长期险的过程中,放到十年、二十年中间,如果看好中国经济成长,你投了一些好的企业,它会取得的回报比这个高。不仅为保险公司的股东带来利益,也会为我们的投保人带来资产的增值,为他们的将来,比如说如果这个钱是为这个老百姓的养老或者是生老病死,因为投保无非是出于生老病死,为了生活更美好,为了老有所养,为了生病的时候有钱,甚至为了晚年的幸福,那么这个钱既支持了国家经济建设,又服务了民生,我觉得是两全其美的事。


  京沪高铁不赚钱就没铁路能赚钱


  现在保险资金还可以发挥更重要的作用,这些年本身通过项目投资,通过股权投资,通过股票投资,或者是债权投资,都支持了实体经济的发展,但是我觉得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


  比如说像我们泰康投的几单,我举个例子,第一,京沪高铁。京沪高铁我们旗下保险公司投资了163亿,是京沪高铁的第二大股东。你想像京沪高铁这样的公司,我当时投的时候,我是负责跟铁道部谈判的,我是保险方面的首席谈判代表。当时我们就很清楚,如果京沪高铁不赚钱,世界上没有铁路能赚钱。因为它可以是全世界第一黄金通道,可以这么看。京沪高铁现在提速到350,如果提速到400,北京到上海,不可能坐飞机的,你会去坐飞机吗?飞机可以晚点,我的铁路是准时的,对吧,而且我是全天候,你那个一阴天打雷,一起风下雨你就不飞了吧。


  你看现在京沪高铁收益分红还不错,但是前几年建设期可是没有回报的。一般的社会资金,怎么可能等待十年、八年没有投资回报?这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再举一个例子,比如我们投的西气东输的管道。这是可以说是整个国民经济的,石油是国民经济的血液,天然气是个管道,整个国家的,中石油的天然气管道,我们是第二大股东。它既支持了国家的骨干项目的建设,同时我们有稳定的回报,回报并不高,比如一年分红六个点,不是很好嘛?真的我们又得到了很稳定的回报,国家经济建设也得到了资金。


  再一个今年我们投的“一带一路”的一个项目,就是英国的欣克利角核电站,它也是建设期是没有收益的,但是核电有一个很好的特性,核电一旦投产发电的时候,基本上有12%到14%的现金回报。所以,你说你只要能够在资产安排上做好一个良好的安排,我一个长期的保险资金投资不是非常好吗?


  我们在投资策略上定得很清楚,我们就跟行业里面的龙头合作,我们是金融资本,他们是产业资本,跟最好的产业资本合作,支持国家实体经济发展,同时也为保险公司的股东,特别是为我们的客户提供稳定的回报,这不是很好的事情嘛,一举多得。


  我们现在的投资里面,比如说我们在非上市股权投资方面,我们大概选定了几个方向,一个是基础设施建设,它是一个典型的长周期、稳定回报的行业,有稳定的现金流,所以在这个行业里面,我们会选取几个方向,不可能所有的方向,每家保险公司不可能在所有的方向,比如说我们现在挑的是,刚才讲的比如说核电、铁路和公路等等,这样几个行业。


  第二个,我们在非上市股权投资里面,我们投资的是大健康,泰康聚焦大健康的一个战略在里面。大健康里面我们投资了一些企业,比如我们投资了很多药,我们药的组合就很不错,大概我估计现在有30多亿的一个组合。这几年我在医药方面就形成了一个很强的组合。


  我们投了一些医院。除了泰康建投投了一些医院以外,我自己投了一些医院,比如我们投了京都儿童医院。北京只有三个儿童医院,一个是北京儿童医院,还有东边一个儿研所,整个北边,两百多万人口唯一只有一家民营的医院,叫京都儿童医院,我们也投了这个企业在里面。


  我们在基础设施产业,我们在医药这个产业里,都形成了一些专业的一些投资的力量,我相信将来这些医院又服务了老百姓,解决了社会民生问题,那么同时为保险公司的客户,提供一个稳定的回报,也可能为保险公司股东创造很多利润。


  中国保险业很快就会成为世界第一


  我来泰康的时候,泰康很小,当时我认为泰康未来一段时间发展会很好,我来会取得很好的成绩。跟买一只股票一样,我觉得是一个潜力股,正好处于上升期,我就买了它。


  16年前来的时候,泰康只有70亿资产,今天泰康资产已经有12000亿。当时来的时候是资产公司18个人,现在泰康800多人。


  我个人也是这样,我记得我2000年的时候,我在美国学习过半年,当时在美国的一家保险的资产管理公司,叫林肯国民,林肯corporation,(注:Lincoln National Corporation)它的一个资产管理公司,我当时在平安的时候去学习。学习的时候,当时我的理想是,如果我有一辆汽车就好了,我当时没有车。


  但是现在改革开放40年以后,2000年到现在也就是不到20年的工夫,就是说今天无论是从泰康集团、泰康资产还是从我个人来讲,就是说现实已经比我们当时的理想更加绚丽,超出了我们当时自己对未来的预期。这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功。就是中国改革开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在人类历史上没有过。我们自己当时想都没想过,说实话。


  我觉得未来无论是我们祖国还是保险行业,和我们个人,我们都会比现在更加美好。现在中国保险行业在世界第二,很快会是世界第一。但很可惜,资产管理行业,在中国,在全球前50大的资产管理公司里面,没有一家是中国的。但是我觉得未来的20年里,从资产管理行业来讲,是中国的黄金时代,它一定是一个大的风口,因为很显然,中国人人均的收入和GDP到了这个份上,我们超过8000美元了嘛。


  所以,也许十年甚至不到十年,世界上最大、最好的资产公司中一定有中国的,因为市场在这里,中国人在这里,中国的经济总量在这里。正像我们陈总,我们老板讲的,就是说13亿人抬都会把我们抬到全球500强。你想我们台湾才2300万人口,台湾国泰人寿和富邦人寿就是全球500强,中国的前10大的保险公司不是全球500强我不信,你想中国13亿人口,中国现在人均GDP已经8000多美元,很快过一两年就万亿美元了。这么大一个市场,不诞生出全世界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和最好的资产管理机构,那我们有负于这个时代。

(文章来源:中国基金报)

(来源:中国基金报 2018-11-18 22:27)
随机阅读

Copyright © 2017 英语文化交流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