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129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136 137 138 139 140 141 142 143 144 145 146 147 148 149 150 151 152 153 154 155 156 157 158 159 160 161 162 163 164 165 166 167 168 169 170 171 172 173 174 175 176 177 178 179 180 181 182 183 184 185 186 187 188 189 190 191 192 193 194 195 196 197 198 199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216 217 218 219 220 221 222 223 224 225 226 227 228 229 230 231 232 233 234 235 236 237 238 239 240 241 242 243 244 245 246 247 248 249 250 251 252 253 254 255 256 257 258 259 260 261 262 263 264 265 266 267 268 269 270 271 272 273 274 275 276 277 278 279 280 281 282 283 284 285 286 287 288 289 290 291 292 293 294 295 296 297 298 299  科创板振奋业界 创投机构退出把握新机遇
英语文化交流 > 股票测评 > 科创板振奋业界 创投机构退出把握新机遇
科创板振奋业界 创投机构退出把握新机遇
时间:发表于 2018-11-19 02:26:04 股吧网页版 财经评论 分类:股票测评
科创板振奋业界 创投机构退出把握新机遇来源:证券时报 作者:李明珠

  在第20届高交会系列活动之“变革中的中国创投业:机遇与挑战高峰论坛”上,面对创投体制新变革,如何寻找与把控投资退出新机遇,与会嘉宾给出了不同的建议。


  退出难原因多元化


  今年以来创投行业面临的募资难、投资贵、退出难的问题愈发明显,尤其是创业板中小板的上市门槛实际标准相较以往提高了很多,使得机构面临退出渠道越来越少、条件越来越苛刻的现状。


  国中创投CEO施安平指出,对于中国创业投资界退出难的问题要辩证地看,从不同的角度分析,除了要不断地丰富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建设,畅通退出渠道,另外也要看到国际上创业投资的退出渠道特别重视并购,而中国创业投资并购的比例虽然在逐年提高,但和国际上对比就会发现国内并购退出的比例依然比较低,因此,怎么利用好并购渠道使创业投资顺畅退出,值得探讨。


  在启赋资本董事长傅哲宽看来,退出渠道不畅通主要是两个方面的原因:首先是政策的不稳定性,政策推出以后的不延续性和标准门槛的不断变化,导致做投资的基金公司无所适从。人民币基金退出的主战场是A股,在2017年有公司已经上报创业板但由于政策的变化,最后只能撤下来,上市制度对退出造成很大影响;其次,中国经济增速下滑导致二级市场表现不好,上市退出也不是很理想,加上上市后也并非想退就能退,即使上市之后的退出价格也不是很理想,限制性的东西太多。


  基石资本合伙人陈延立则认为,作为风险投资来说,募投管退的四个环节最终都是为了退,退出不是一个独立的环节,而是与其他环节紧密相连的。从投资环节来讲,投资的项目有价值的,退出就相对容易,不管是通过哪种方式;从投资机构能力建设来看,过往很注重投资能力,重视募资能力,但是减持新规出来之后上市后卖股票成为一个技术活,有熟悉资本市场和退出市场的专业化投后团队更加重要,所以只有将投后职能日常化部门化专业化,才有可能寻找到系统化的解决路径。


  千乘资本创始人熊伟表示,在目前的环境下,退出渠道面临压力,退出预期不能太高。作为一家以早期投资为主的基金,退出的策略保持在20%~30%的项目通过IPO来退,剩下的以并购、回购、股权转让等方式,能维持不错的综合收益。


  期待科创板尽快落地


  对于目前热门讨论的科创板推出,参会嘉宾一致认为,制度设计层面需要真正起到支持科技创新企业的发展的作用,能够留住这类创新公司在科创板上市,在上市标准方面体现雪中送炭,而非锦上添花。在具体落地细则方面,嘉宾也有不同的建议。


  傅哲宽表示,从启赋资本的角度还是很期待科创板的推出,从目前来看资本市场推出科创板,意味着很多基本制度要发生极大的变化,科创板应该是一个试点,如果能顺利实施注册制,进行一系列改革,接纳这类创新性有科技含量的公司,会有更多的企业在科创板上市,从科创板获得资金支持,并且开始成长。


  “往往这类创新性的有科技含量的公司,在创业的初期不一定要盈利,但它也能走到资本市场,能够得到投资,科创板提供这个机会。”傅哲宽强调,“其实在这个阶段的创新企业更需要资本市场的支持,中国很多大的互联网公司都在纳斯达克和香港上市,原因就是A股有局限。如果科创板的改革能像纳斯达克和香港一样,肯定会留住这类公司。”他还建议,落地阶段能实行真正的注册制,发行机制方面也由市场说了算,上市后的交易行为也市场化。


  熊伟的建议是要加强科创板的监管,保障专业机构如律师会计师券商中介机构从源头推荐靠谱公司,科创板要实行注册制,其实是中国资本市场最根本的出路,政策配套一定要到位,既然宽进,那么淘汰机制和处罚机制必须跟上,并且要加大恶意造假的处罚。


  深圳市国成科技投资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南岭基金管理合伙人侯雪峰提出,曾经有中国纳斯达克期许的新三板火热了一段时间,但现在新三板已经是做得很不尽如人意,从投资机构角度而言,更希望科创板可以尽快推出,能够通过IPO增加一个退出的渠道,但将来如何落地,希望细则的制定方面有不一样的措施,明确科创板的上市定位,不能出现打擦边球等行为。

(文章来源:证券时报)

(来源:证券时报 2018-11-19 01:53)
随机阅读

Copyright © 2017 英语文化交流 All Rights Reserved.